關於部落格
一些,兩人,三件事
  • 23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牛年雜碎



牛贰:回到家,除了找新年餅吃,也在找有沒有DVD看。我在百般沒有選擇之下,竟然難以置信地迷上“蔣.小.花”──一個滿嘴都是台灣國語並少了根筋的俗女;除夕夜我沒有去廟拜拜,卻讓口愛又曾獲得講笑話冠軍的蔣小花陪伴我過年,她逗得我好開心耶,我一直笑笑笑,整個世界頓時變得很美妙。


牛叁:對於麻將,我仍是初學者,入門中。打得慢、搓得慢、看得慢、排得慢、學得也很慢。但這次,我竟然開竅了,開始上手熟練了起來,玩得不亦樂乎。三人麻將、四人麻將,我都學會了,而之前一直被麻將的玩法弄得阻塞的腦袋也通了,爽爽爽!當然我還不算精,不然有得吃糊和摃的機會我都敢敢放它們一條生路,FXXKING顯!我下定決心,要繼續努力我的“麻雀之路”,碰!摃!糊!(希望明年還記得怎樣玩,不然又要從頭學起)


牛肆:年初一,我開始狂吃狂喝,不分晝夜,也開始賭賭賭(賭性難移,真敗家)。中午,被朋友Call了出去,也順便去拜年,一直出門到凌晨一兩點才回家。我們舊地重游,去Auto City走走逛逛湊熱鬧,也在那碰見同班同學,哈啦哈啦。最后一站,我們驅車到古樓吃好好吃的咖哩飯,該店生意興旺,價錢也很公道,而且還是賣夜市的,有朋友還問:古樓人夜晚都吃飯的啊?


牛伍:賭性使然,手癢。年初二中午,我們Call了舅母從外婆家下來聚賭,她一口爽快答應,咻一聲就來到。接下來是熱鬧歡騰的打麻將聲,碰碰碰!我們賭到欲罷不能,連我們打算去外婆家拜年的念頭都打消了,唯有Call舅舅來載舅母和我媽去外婆家,這就是賭桌大過天,親情放一邊,慚愧慚愧。


牛陸:這次新年吃了兩次Laksa。一次是自家做的,一次是去Heriang家吃的。去年,我們也在Heriang家吃Laksa,今年去到他家,本來隨口說說想吃Laksa,結果,他家竟然有做Laksa,我們就把“不好意思”擱在一旁,在他家廚房開始動工;而全年只有年初一兼一年一度吃齋的Panjang,一直等著他的開齋時間。


牛柒:年初三我被凱莉小姐叫了出去,參加一個小聚會,共走了三家,其中一家是班長的新居。大家都找話聊,也大談婚經和拍婚紗照事宜,當然也少不了經濟風暴的連鎖效應課題,你公司怎樣啊你工廠如何啊工作情況樂觀嗎等等……最終站是在高妹家吃東炎火鍋,十幾個人圍著坐,氣氛還算融洽。過后,大家竟在她家唱起K來。去年我與友人在Auto City唱K,今年則轉至此地,沒想到從英國返鄉回來近半年的雙胞胎妹妹,竟然是唱K Kaki,連福建歌她都不放過,我開始懷疑她在英國四年多的時間是不是在當地酒廊賣唱兼職賺外塊的……她唱得好!風!塵!哦!wahahaha……


牛捌:年初四早,吃了碗粥后我就啟程回吉隆坡咯!駕車途中,我又開始不安份起來,好想念新年餅和麻將……為什麼我在KL沒有麻將Kaki?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蔣小花說,話要連講三遍才能夠真正表達心中的感受。看來我中花毒了!)


牛玖:打回原形。馬照跑,舞照跳,牛年有牛大哥關照,鴻運當頭好運旺運桃花運全報到。祝自己萬事如意,美夢成真,身體安康。當然也包括你們啦!


牛拾:以上“牛而文”看似歡鬧無比,實則也蠻無聊的。孤單,是一群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大概就是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